科发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汽车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实验考古活动成功主办

日期:2019-10-09 来源: 评论:

[摘要]【MBA中国网讯】上周六,一炉承袭千年的炉火在邛窑考古遗址公园点燃。“以汉代方法冶铁”,这听起来颇为“穿越”的事在现代重现了。原来,这是一次实验考古活动,由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邛崃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为什么要还原汉代冶...……

MBA中国网讯】上周六,一炉承袭千年的炉火在邛窑考古遗址公园点燃。“以汉代方法冶铁”,这听起来颇为“穿越”的事在现代重现了。

原来,这是一次实验考古活动,由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邛崃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为什么要还原汉代冶铁?汉代工匠是怎么冶铁的?今天大川和四川大学考古系一起为你解答。

为什么选择邛崃?

在“方法论”之前,我们还得先给大家科普一下:为什么活动要选在邛崃进行?

邛崃在汉代时属于 “临邛郡”,域内拥有丰富的铁矿资源,汉代时是西南地区重要的铁器产地。西汉时,设有“铁官”专门负责矿石开采和冶炼工作。

还记得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吗?正是发生在临邛。你可能略略记得司马相如是个穷书生,凭才华吸引了富家千金卓文君,演绎一段“凤求凰”的佳话。

然而你有所不知,“卓小姐”家的富贵与冶铁密不可分。《史记》所载,卓文君的家族卓氏原是因冶铁致富的赵国豪强,秦灭赵后被迫远迁临邛,在临邛重操冶铁旧业,所产铁器倾销滇蜀,慢慢积累下富可敌国的财富。

近年来,四川大学考古系、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和日本爱媛大学三家单位的考古学者在古临邛境内的邛崃、蒲江等地发现了大量汉代冶铁遗迹和遗物,出土了不少耐火砖、炼渣、铁矿石等。前些年,三家联合考古队还在蒲江县古石山遗址发现了一座中国南方地区迄今为止保存最完整的汉代炼铁炉。

古石山遗址汉代冶铁炉

“我们决定重现汉代冶铁!”

有了前期的考古工作和文献梳理做基础,川大考古系李映福教授主持的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研究团队萌发了复原汉代冶铁工艺的念头。

这不仅是一次科学复原,也是一次实验考古教学,让考古系师生能真正“与历史对话”。5名博士(包括一名泰国留学生),17名研究生(包括一名马来西亚留学生、一名日本留学生)、2名本科生参与到了工作中。

本着开放的原则,在活动前主办方还面向社会招纳志愿者,最终从200多份简历中选出8名志愿者。志愿者在活动中并没有被区别对待,全程参与了考古系师生的工作。

来自川大高分子学院的周雄是志愿者之一,从矿石焙烧、选矿、配泥到准备冶炼原料,他几乎把活动的每个环节都参与了。

碎土制泥用于制作炉砖

谈起为什么来做志愿者,周雄说自己对科技考古一直很感兴趣,之前也参加过北京大学举办的暑期实验考古项目,这次看到川大也有实验考古项目,马上就报了名。

在邛崃考古遗址公园里,持续40多天的冶铁活动中,“临邛冶铁工坊”的冶炼区、临时展览区和文创展示区从无到有。

碗式炉冶炼

期间团队复原了三个“碗式炉”和三座“高炉”,两种炉代表的是不同的冶炼方法。

关于材料准备和冶铁过程复原方法,这次实验考古的执行老师之一、考古系博士后李玉牛介绍说:“最主要是根据考古发现,并在活动进行前综合了业内专家的意见,文献部分还参考了《史记》《天工开物》等。”

“前期准备很费功夫!”

别看照片上最后一炉火烧得很“喜庆”,前期的准备工作可是相当繁琐。

为了真实、完整再现汉代冶铁, 炉砖所用的泥是就地选材。从泥到砖,也是由学生们亲自制作。砖越紧实炉子才会越牢固,因此一块砖少说也要经过5、6分钟的拍打。

制作炉砖

用于冶炼的铁矿石非常坚硬,需先经过焙烧,再锤打和筛选,用于助燃的石灰石同样需要经历捶打的工序。

木炭需与铁矿石分层倒入炉中燃烧,也必须切割成小段。

敲炭

这些工作全部由师生们轮流完成,40多天里,大家处理了至少一吨木炭、150多公斤铁矿石、20多公斤铁矿石粉和50公斤左右的石灰石。

因为铁矿石粉和石灰石粉对呼吸道有刺激,防尘口罩是师生们比古人唯一多的“照顾”。而在几十天的工作中,光口罩就用掉了200多个。

即便如此,考古系研一的付杰说同学们每天结束工作洗头洗脸时,“水也是黑的”。

■如何砌一座汉代的冶铁炉?

(特别说明:图中展示的非同一座高炉,只是过程如此哟!)

奠基

(底层加入耐高温的石英)

还是奠基

(铺上木炭为了防潮)

开砌!

(砖是在略有湿度时,

一块一块拍在一起的)

一层一层往上修

(下方留有进风口、炉嘴等……

嗯,精细手工活)

表面平整

(稻草绳可以增加炉壁的强度)

收工!堪称完美!

“和两千年前对话的一天!”

在12月8日活动当天展示了两个高炉,其中圆形的高炉是以古石山遗址的汉代炼铁炉为原型,按照比例缩小复制。

本次冶铁实验得到了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日本爱媛大学东亚古代铁文化中心等单位的多位冶金专家的支持。

当天还举行了临邛冶铁实验考古国际研讨会

冶炼过程中,从铁炉顶部加入木炭、铁矿石、铁矿粉和石灰石。这些材料的配比严格,每加入一次都要经过称量和记录。

从炉顶分层加入冶炼材料

据了解,铁的熔化需要达到1200度以上的高温,这意味着炉火不但不能熄,还必须时时保持熊熊燃烧。因此,现场师生一步也不敢怠慢,需时时往里添加材料,同时还需从底部的出口进行疏通。

每次加料都要记录

炉中火正旺,用于疏通的铁棍多次被熔变形。掏出的碳渣中不时有坚硬的块状物,让人好奇是否是铁,但老师解释道这其实是混合了铁的碳渣,真正的铁水还在炉中。

对炉渣进行持续观察

经过8小时不间断的持续冶炼,下午2时许,本次实验考古活动的负责人、川大考古系李映福教授掏开炉嘴的碳渣,铁水如岩浆般涌出,等到金黄的铁水慢慢冷却凝固表面变成黑色,经检测证实,实验大获成功。

“大获成功!”

亲眼见证炉水倾泻而出,志愿者周雄感叹:“其实活动中大部分工作是机械重复性的,谈不上太大的乐趣。乐趣应该都集中在开炉的时候,看到熔体流出就感觉之前的苦累也无所谓了。”

志愿者们和老师留影

因为近距离观察铁水出炉时太兴奋,付杰回到学校才发现自己的裤子被烙破了好几个洞。当天他发了条朋友圈:火野难驯,古人却能用它取暖、炊煮、冶炼、丧葬。

李玉牛活动后谈到,11月开始在邛崃待了40天,“本来以为就是监个工”,但基本每天忙到屁股不沾板凳,晚上也守到11、12点,“好歹幸不辱命,最后顺利出铁,烂醉一场”。

红红火火

相信这次实验考古的成功,师生的收获远胜于一炉铁水吧……

“未来的工作,已经在路上啦!”

实验考古成功了,但后续工作远没有结束。

未来临邛冶铁工坊将成为四川大学考古系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邛崃市人民政府共同打造的一张“公众考古”名片。

在邛窑考古遗址公园内,现有的考古场地和展示空间将被完整保留,未来将建成集冶铁考古研究、冶铁复原实验、传统冶铁技术再利用与活态展示为一体的冶铁实验考古国际研习营,让公众能全方位、沉浸式地体验汉代临邛的冶铁技术、冶铁文化。

“临邛冶铁”首批文创产品

此次活动中,考古系博士生刘芳在组织大家工作之余,还策划了一系列“临邛冶铁”文创产品,文件夹、纸胶带、拼图、贴纸、纪念章……在活动当天推出,受到了大家的好评。

“明年,加入我们!”

大到一个向公众开放的工地,小到一枚漫画手铲贴纸,现代考古不再是躲在山野里的工作,而是真正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明年,欢迎加入我们!”

周雄告诉大川,自己参与了冶炼,自然想到了铸造。如果以后考古系还有类似的实验考古活动,希望能还原古代铜器、铁器的铸造过程。

大川将这个“期望”提给了李玉牛,他的答案令人期待:“我们的设想是一年至少一个研习营,万事开头难,千头万绪,不过有了经验的累积,相信一定会越来越顺利。我们将在以后做更多的尝试,不仅是生铁冶炼实验,还会有块炼铁、炼铜、锻造、甚至铸造的各个环节。这些环节相对于生铁冶炼来说更方便与参观者互动,能让大众更深刻、更直观地体验古代的生产技术。”

如果你也想要体验一回“汉代冶铁工匠的日常”,明年别忘了去申请哟!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ckfct.com 科发资讯网 版权所有